首页 > 汽车 > > 正文
2020-08-31 17:34:42

2020年教会自动驾驶初创公司什么是难

亚马逊正在与Zoox洽谈收购事宜,但是双方还没有达成最终协议。就在不久前,Zoox也证实,其已经聘请投资银行Qatalyst负责投资和收购事宜。消息一出,着实令人惊讶不已。要知道,该公司的资金曾十分充裕,共融资近10亿美元,市值也曾高达32亿美元。那么,Zoox是如何走向“卖身”之路的呢?

Zoox总部位于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福斯特城,致力于研发自动驾驶汽车技术。2013年,澳大利亚人Tim Kentley-Klay与苹果公司董事长Arthur D. Levinson的儿子Jesse Levinson合作,创办了Zoox。该公司的公司名源于一种名为虫黄藻(Zooxanthellae)的藻类,此种藻类依赖于可再生能源生存,正如Zoox汽车也依赖可再生能源一样。此外,Zoox还将虫黄藻与珊瑚礁的共生关系当作其与人类建立共生关系的目标。

其中值得注意的是,创始人兼前首席执行官Tim Kentley-Klay既没有学过工程,也没有计算机科学专业背景,只是一名艺术家兼设计师,拥有3家工作室,主要专注于创作音乐视频和广告,而这一背景或许为其被公司解雇埋下了伏笔。在2018年8月22日,在没有任何警告、缘由及答辩权的情况下,Kentley-Klay被解雇。

相比之下,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技术官Jesse Levinson不仅曾在斯坦福大学研发自动驾驶技术,还是原谷歌自动驾驶汽车DARPA竞赛团队负责人、谷歌X实验室联合创始人塞巴斯蒂安•特伦(Sebastian Thrun)的得意弟子,而在Tim Kentley-Klay被解雇之后,Jesse Levinson被提升为公司总裁。

除大幅挖角苹果,该公司还聚集了一大批行业“明星”。Autodesk前首席执行官兼Zoox董事会成员Carl Bass在Tim Kentley-Klay被解雇之后被任命为Zoox执行董事长;前法拉利S.p.A赛车部门的业务总监Corrado Lanzone成为分管制造业务的副总裁;前美国国家公路交通安全管理局(NHTSA)第十五任执行官Mark Rosekind担任首席安全创新官;2019年1月,Zoox还任命前英特尔公司担任首席战略官Aicha Evans为新首席执行官;前Google机器视觉工程师James Philbi也加入Zoox。

与许多改造传统汽车的竞争对手不一样,Zoox在成立之初就设定了雄心勃勃的目标,要从头开始研发和制造自动驾驶汽车。该公司曾计划于2020年底推出一款既能朝前行驶,又能朝后行驶且无需掉头的汽车,并希望第二年能够开始测试其自动驾驶出租车服务。

早在2019年7月,该公司首席技术官兼联合创始人Jesse Levinson曾透露了其自动驾驶车辆硬件配置的详细信息,表示Zoox自动驾驶车辆将采用完全独立的主动四轮悬架系统,为用户提供更顺畅的搭乘体验。该款车的前轮和后轮还将配置线控驱动转向系统,这意味着前轮和后轮都能完成车辆的转向,提升了变道、导航至停车场的效率以及安全性。与其他自动驾驶车辆将大型感知设备安装在车顶上不同,Zoox在车辆的四角各配置了一款大型的感知套件。各激光雷达所采集的数据可与车辆周边各个雷达及光学摄像头所采集的数据实现传感器融合,Levinson表示即使有任何一个激光雷达传感器失效,也不会对用户获得车辆周边的完整视图造成影响。

据悉,该车配置了四个座椅,前、后车身内部各配置两个座椅,两两相对,乘客能够面对面交流。为匹配此种独特的座椅布局,该车搭载的安全气囊会将乘客环绕其中。此外,该车将比宝马i3车型略高,其车身长度略短于紧凑型车辆,还移除了仪表板、方向盘、制动和油门踏板。

Zoox的发展一直非常顺利,不仅得到腾讯、IDG等资本的加持,融资近10亿美元,还在2018年12月份,成为首家获得批准,可以在加州公共场所提供自动驾驶运输服务的公司。但是, 2019年开始,一切变得不那么友好。

首先,2019年3月20日,特斯拉公司对Zoox和几名前特斯拉员工(离职特斯拉入职Zoox)提起诉讼,指控他们于2018年年底和2019年年初窃取了其WARP系统相关的信息,帮助新雇主Zoox跳过了开发、运营仓储、物流和库存控制所需的工作。WARP系统是特斯拉为集体管理生产、库存、分销和运输等事务而建立的专有软件平台,特斯拉为研究该平台花费了多年时间和巨额开支。到2020年4月份,Zoox与特斯拉达成了和解,承认新招募的特斯拉前员工在入职时持有特斯拉的一些特定文件,并同意向特斯拉支付一笔赔偿金,金额尚未被披露,同时Zoox还同意接受审计以确保没有员工保留或正在使用特斯拉机密信息。

接下来,最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COVID-19。

Zoox在加州注册了50辆自动驾驶测试车,还在拉斯维加斯运营着规模较小的车队。3月初,当美国各城市遵循封城令以应对COVID-19疫情时,Zoox也表示,将在4月7日之前,停止在旧金山和拉斯维加斯的公共道路上测试车辆。据一名发言人所说,在停运期间,也会向驾驶员支付费用。该名发言人表示:“与往常一样,团队和社区的安全与健康是最重要的。因此,根据公共卫生命令,我们在4月7日之前,暂停在旧金山和拉斯维加斯运营自动驾驶车辆。在此期间,驾驶员可继续获得报酬。我们会与所有人一起,评估目前极具挑战性形势的发展情况。”

但是,真的到了4月份时(4月3日),Zoox公司的员工却收到一份电子邮件,被告知他们被正式解雇,该决定立即生效,公司的电子邮箱、Zoom和Slack将对他们关闭,并且要求上交公司发给他们的笔记本电脑和工牌。此次解雇了Zoox几乎所有合同工,其中包括自动驾驶汽车的安全驾驶员,据说约有120人将失业。不过,Zoox坚称,这不应视为“标准意义上的裁员”,因为一旦封城被解除,除非另有说明,会重新聘请所有人回来。

但是,就在裁员消息被曝出后没多久,当地时间5月8月,Zoox就被曝出了聘请独立投资银行Qatalyst Partners对潜在“战略投资者”和潜在买家对于Zoox的兴趣进行评估,正在考虑出售公司或融资两种方案。

自动驾驶领域本就是一个资本密集型战场,没有雄厚的资本支持,很难持续发展,再加上今年疫情带来的巨大影响,2020或将成为很多初创企业生死存亡的关键一年。